当前位置:江西省浩邦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影视龙门镖局第7-8集剧情介绍
龙门镖局第7-8集剧情介绍
2022-09-18

龙门镖局第7集剧情介绍

江湖观察团的文莺采访了龙门镖局的人,她采访陆三金问他被谁打过,陆三金每次开口都被文莺打断,她的一句“据知情人爆料”告诉观众镖局的内幕,陆三金上台和她辩解挥了手,文莺说他打人引起公愤。文莺甚至走上街头亲自调查,她调查乞丐小安子首先问他被谁打过,问无关紧要的问题,经小安子得知龙门镖局打赏他的银两,文莺又开始夸张讲述。陆三金对秋月说如果文莺问她问题就让她会答让她猜,文清又问些问题说她儿子和陆三金长得像,秋月恼怒上前想要打文莺,被镖局的人拦下。

文莺接着采访八斗,刚开始八斗应付顺利,当文莺问及他的感情生活时拉扯上璎珞,结果不想可知,镖局失败了。陆三金他们在镖局讨论了应付方法。文莺采访敬祺和青橙,他俩趁机将话题扯到文莺身上,观众墙头草似的将矛头转向文莺。

陆三金陆三金拿出文莺出道的第一本书问她是否记得自己当记者时的梦想,一个小女孩也出来说出自己的梦想让文莺深有感触,不再道听途说。文莺将节目交给晓卿负责,晓卿说他早就想做一个主题:刀尖上的江湖。晓卿跟着镖局里的人一一做了采访,晓卿把每个人都采访了,从八斗如何做早餐准备什么食料开始到镖局各个人的生活习性和练武方式,把镖局的里里外外调查透彻。大伙很无语,晓卿了解的都是镖局里的吃食方面,他们无法忍受告诉文莺,文莺给晓卿提了建议让他注意是镖局采访的不是舌尖上的江湖,晓卿嘴里还嚼着大蒜,熏的文莺难受。

晓卿听取文莺意见采访恭叔的武功,恭叔解释并演示,晓卿不停的向观众讲述,然后采访青橙的技能,青橙忍无可忍伤了罗嗦的晓卿,陆三金让青橙道歉,青橙不乐意,陆三金说以后该如何就如何。晓卿不气馁接着采访和敬祺送镖,半路遇到山贼,敬祺和山贼厮杀,谁知山贼是镖局人假扮,晓卿很生气,文莺问他们有么有江湖仇杀之类的,刺激的,最好见血,陆三金带他俩去看镖局受伤的八斗和恭叔。青橙和璎珞帮他们疗伤,打打闹闹。

陆三金和晓卿离开,他说镖局的人都是他的家人,他想他们平安,他们是兄弟姐妹。晚饭开始了,热热闹闹,晓卿让他们深情面对阐释“江湖”的险恶。继而晓卿采访他们每个人的理想,打响了镖局的门号。

龙门镖局第8集剧情介绍

青橙和敬祺坐在一起说话,青橙说不管她以后变成什么样他不可以嫌弃她,敬祺深情的说他一定会对她好,敬祺想要吻青橙,每次青橙都忍不住笑场。青橙回去请教璎珞和秋月她该怎么办,璎珞给她想法子,但是她没有情趣,璎珞没办法了。

路三件也在传授敬祺方法,让敬祺先亲青橙脑门。晚上青橙坐在房顶,敬祺偷偷上去想要抱住青橙,青橙一把抓住他的手后来她自己将敬祺的手放在自己肩膀上,敬祺感情爆发想要吻青橙,青橙又想起敬祺被她姐打的情景喷笑,敬祺趁青橙不注意亲了她的头,敬祺又被打飞了。敬祺受了重伤,陆三金说想办法让青橙亲他。青橙也很伤心,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向秋月撒娇的青橙听见外面他们喊敬祺的名字,大伙一起让青橙人工呼吸救敬祺,青橙为难但还是同意了,等敬祺睁开眼看见面前的是一个老太太,敬祺跑向一边哭了,他的初吻没了。

因为江湖观察团的报道,老太太是让他们送鸡蛋,陆三金苦恼了,一个偌大镖局竟然做这种小事。青橙安慰敬祺,看着敬祺的委屈样青橙对璎珞说今晚她一定让敬祺得手,八斗掺和被璎珞挡开,璎珞交青橙方法,她利用八斗用自己电力十足的眼骗了八斗的钱。八斗坐在院子里哭,他告诉敬祺今晚要小心青橙。陆三金说他们今晚一定要为青橙和敬祺制造温馨气愤。

敬祺去曼姐的服装店买了一件衣服想要诱惑青橙让她投怀送抱,敬祺穿着衣服回到镖局受到大家的嘲笑,球员和璎珞说那是恶心,敬祺听他们的回去换衣服,青橙穿一身黑进来看见敬祺的专属哈哈大笑,大伙识趣的离开房间,留下俩人打情骂俏,陆三金他们在听墙角,八斗要璎珞还他钱,璎珞又抛了媚眼。青橙对敬祺说要不他们试一下,轻轻的,敬祺刚想尝试,青橙本性将敬祺打了一顿。大家对于青橙的狠辣无可奈何,璎珞让敬祺不要再碰她,大伙给敬祺出主意,敬祺说他就是要和自己喜欢的妞在一起,青橙听了他的话感动不已起身回屋,大伙赶紧逃离,青橙低头吻了敬祺。

八斗告诉陆三金璎珞总是欺负他,借钱不还而且还电他,陆三金说让他在璎珞电他时他就背对璎珞然后喊璎珞的名字,璎珞恰好从他门口经过,推门问是否喊她,陆三金被他推门的力度拍到门后,八斗回答璎珞没人喊她,璎珞潇洒离开,陆三金出来让八斗鞋帖公布镖局不在接散伙,但是挡不住上面的人。陆三金出面说明抵挡不住群众的力量,他妥协了。

晚上敬祺去找青橙,他问青橙会不会告诉她爹,青橙摇头,敬祺说的很好听,青橙说他娘会嫌弃她,敬祺说他们就生米煮成熟饭,敬祺又挨打了。秋月说陆三金什么活都接,陆三金也无奈。

镖局要运一车泔水,大伙抽签决定谁去,敬祺倒霉抽到签。公公得知龙门镖局运载三万的货物,公公说陪他们玩玩,派人打劫敬祺的镖车。镖局的人累死累活,秋月说敬祺被劫镖了,青橙当场腿软,他们出动找敬祺,青橙说她一定要知道劫镖的嗯是谁,敬祺回来了,青橙一把抱住敬祺。敬祺给他们讲了他被劫镖的事。

晚上敬祺和青橙在一起,敬祺看了青橙写给她爹的信,俩人追打起来。青橙射箭伤了镖局的人。督公打劫的镖车送到,打开只有一车泔水,他说要拿陆三金杀一儆百。